新长征路上的王健林 出海优势是有钱

新长征路上的王健林 出海优势是有钱

四百年前,英吉利帝国的舰队横跨大洋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殖民体系,在这个体系崩溃前,广阔的海外市场持续维系着“日不落的辉煌”。如今,这一模式正被中国首富王健林所复制,只不过这次,敲门砖由坚船利炮变成了似乎源源不绝的金元。


王健林是中国最富有的商人。万达集团官方资料表明,其在中国境内的资产包括了125座开业的万达广场、81家酒店、99家万达百货、182家影院、1616块银幕、8715.2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根据中国证监会披露的大连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商业” )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截至2015 年6月30 日,王控制的总资产为7976.82 亿元。如果对比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的2015年经济世界体GDP总量排名表,这一数值超过排在第57位的科威特GDP总量。


庞大的资金,跟随王健林的私人飞机,可以到达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这也意味着,只要他愿意,他可买下任何他喜欢的东西—从2012年至今,王健林在海外的投资超过百亿美元,这些投资涉及院线、游艇、房产、足球俱乐部等多个产业,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王的资产触角伸向欧洲、大洋洲和北美。


这些投资让外国人心情复杂,《经济学人》在一篇名为《万达范儿》的文章中,将王健林比作“拿破仑”,称他具有“白手起家企业家的才干和野心。”而英国首相卡梅伦和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则在多个场合表示欢迎王健林的投资。


但王健林的野心远不止于此,他希望将万达集团打造为世界级的娱乐巨头,按照他的规划,到2020年,万达集团总资产将达到2000亿美元,市值2000亿美元,收入1000亿美元,利润100亿美元,其中房地产与非房地产业务的比例是35∶65,国内业务与国际业务的比例是70∶30。


如果这一愿景达成,万达将成为像谷歌和沃尔玛那样的超级公司。当然,要达成这一目标意味着地产起家的万达集团必须迎来业务的大规模调整和更频繁的“出海”举动。


王健林的出现和万达集团的崛起是中国近三十年改革开放孕育出的众多奇迹之一。2002年,万达集团的总资产仅为100亿元,13年之后,这个数字膨胀了近80倍。现在的问题是,王健林重新缔造的商业体系能否让万达奇迹在海外延续?


远征!远征!


2012年或许是转折的一年。这一年,王健林开始坚持每天跑步一小时。如无意外,早上7点半,王就会出现在北京总部25楼的办公室里。到了2012年年末,他登顶胡润地产富豪榜:身家450亿元,资产规模3000亿元。


也是这一年9月8日,王健林在哈佛大学演讲时坦承:“在中国尤其是民营企业能成功做大太不容易了,比美国企业家要艰辛好多倍。”而在当年的万达集团工作总结会上,王的措辞略带悲情:“2012年全球经济危机重重,中国经济持续放缓,企业经营困难。”


这一年的万达集团并非没有尝到甜头。2012年5月21日,王健林取代华尔街巨头成为美国第二大院线AMC的新主人,万达集团以26亿美元(约合63.7亿元人民币)买下AMC100%股权及承担其全部债务,其中7亿元用作购买股权。这投资被视为万达集团走向国际市场的第一次完胜。


这并非王健林的第一笔海外投资。2011年11月,万达与美国舞台艺术制作公司弗兰克·德贡公司合资设立演艺公司,此次合作涉及100亿元人民币。


但与美国公司的合作显然不比并购AMC,全额控股一家美国公司意义重大。2013年,AMC成功在纽交所上市,万达迎来进入公共资本市场的加冕庆典。按照上市当天19美元以上的股价计,万达持有的股票市值超过14亿美元,是本金的2倍。这家来自东方的地产商首次以主角的身份主导了这场高段位的并购大战。


记者多次联系万达集团及王健林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并没有收到万达集团方面的回复,因此,我们无法获知收购AMC的成功是否促成了王健林和万达集团后来海外整体战略,但不可否认,2012年对于万达海外投资战略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节点。


2013年6月19日,王健林宣布了在英国的两项投资,3.2亿英镑并购英国圣汐游艇公司以及7亿英镑投资建设伦敦万达酒店,总金额约为10亿英镑(约合96.8亿元人民币),后者是万达布局全球的第一个海外房地产项目。


“我最欣赏英国市场,我们将英国视为海外扩张计划的重要部分。”王健林如是说。


2014年初,王健林与英国首相卡梅伦会晤后,敲定万达将投资20亿-30亿英镑开展英国城市改造项目。到了年底,万达在英国敲定的投资总额已接近40.2亿英镑(约合406.5亿人民币)。但这一数字只占2014年万达5341亿元资产的7%,万达出海的一大优势就如其自己公开所说:“有钱”。


王健林的海外投资在2014年年中迎来一个波峰。


2014年6月,万达集团以2.65亿欧元(约合18.1亿)收购西班牙马德里的地标建筑西班牙大厦;7月8日,以9亿美元收购了美国芝加哥建设一座高350米、地上89层的五星级酒店及公寓项目,建成后该项目有望成为芝加哥第三高建筑;8月7日,万达集团战胜了十几家来自北美及亚洲的竞争者中标洛杉矶比佛利山市威尔谢尔大道9900号项目地块,按计划,万达未来将向它输血12亿美元;仅过了4天,澳大利亚黄金海岸市著名的珠宝三塔项目又装进了万达的资产包。


2015年,王健林开始构造万达的海外体育王国。1月21日,万达花费4500万欧元收购西甲马德里竞技足球俱乐部20%的股份;2月10日,万达牵头三家知名机构及盈方管理层,并购总部位于瑞士的盈方体育传媒集团100%的股权;8月27日,以6.5亿美元并购了美国世界铁人公司100%的股权。


万达集团在澳洲的投资则是万达在国内的“地产+影院+主题公园”模式的翻版。2015年1月23日,万达收购澳大利亚悉尼Alfred大厦和紧邻的FairFax House大楼,计划投资约10亿美元,建成一个综合性地标项目;


随后,万达以3.6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澳洲院线Hoyts;11月2日,万达被爆计划斥资数十亿澳元在澳洲黄金海岸打造一座大型主题公园,足以媲美当地梦幻世界和华纳兄弟电影世界两大主题公园。


截至目前,万达集团在英国、美国、澳大利亚、西班牙等国家或地区共有 7 家海外项目开发公司。


海外投资 只有并购


据仲量联行数据统计显示,2014年中国房地产投资在海外市场的投资额创下新高,达到165亿美元,比2013年增长了46%。商业地产投资名列前茅增长近50%,超过112亿美元。当中,就有王健林的帝国。


记者梳理万达集团海外投资项目发现,与中国其他热衷于海外投资的企业相比,万达集团的海外战略有其自身的特点。


其一是万达在海外也延续了其在国内“从拿地到让一座万达广场开业最快只需要18个月”的万达速度。以万达集团在伦敦WANDA ONE项目为例,该项目坐落在泰晤士河南岸。除了高端奢华外,还充分展示了万达一贯的快速:2013年6月份拿地,14个月后,已在中国开卖。


其二是王健林有一套自己的并购逻辑,每一次投资并不孤立,而是为了建立万达商业体系。如果拿绿地集团和万达集团对比,不难看出两者区别。绿地集团同样热衷于海外投资,其在澳大利益的部分项目已经开始盈利。


熟悉绿地的人士对记者表示,“绿地的海外投资是争取融海外的钱投资海外的项目,成本比国内低。接下来上市公司的业绩中长期亮点中,海外结转是一个”。在他看来,至少当下,绿地的海外扩张是通过海外融资、海外投资、销售回款和再投资,而万达用国内的钱来收购海外资产。区别于万达青睐的并购和收购,绿地多数选择亲力亲为地开发,绿地集团总裁张玉良对此解释称,自己开发可以避免买项目过程中的风险,既能赚开发的利润,又能赚长期保值增值的利润。


对此,王健林在其写的《万达哲学》中解释了万达选择并购这种方式的原因,他表示,没有一家企业完全是靠自己的发展做到这种规模,所有500强企业都进行过并购,这说明企业要做大规模,一靠自身努力,精耕细作;二靠并购。万达要迅速成为一流跨国企业,海外发展只能走并购为主,直接投资为铺这条路。


按照王健林的构想,万达的商业体系已经初现端倪。这一体系包括国内和海外两个市场和消费群体,而万达集团在其中作为沟通两者的桥梁。综观万达集团的产品线,其投资的海外地产项目所选择的城市均获得高净值人群的青睐,而万达有意吸引国内的消费者前往其海外项目置业和旅游,其投资的游艇企业亦是如此。


而其在海外投资的影视产业和体育产业则是将海外和国内市场融合起来。收购AMC提高了万达集团在国际影视行业的话语权,王健林在公开场合曾多次表示希望能帮助国产电影到海外去。数据显示,在万达集团收购AMC之前,AMC没有放映过中国电影,而到了2014年AMC已经放映了超过10部中国电影。此前,还曾曝出万达集团有意收购美国狮门影业的消息。


另外,目前获取电影进口资质的中影集团和华夏电影发行公司都是国有企业,万达集团曾多次表示希望能获得电影进口牌照,而在国内和国外电影话语权的上升有助于其在今后取得牌照。


显然,并购的方式有助于万达的商业体系迅速成形,但也有多位行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用国内资产并购海外项目,不但存在一定的风险,而且有转移资产之嫌。对这一观点,王健林在多个场合进行了驳斥。


为何要出海?


尽管没有参加此前习近平总书记的访美企业家代表团,但美国当地时间10月29日,王健林出现在哈佛商学院的讲台。万达集团与哈佛大学颇有渊源—3月份,哈佛大学与万达集团签署了一份旨在深化双方合作的战略协议,共同在上海建设哈佛首个海外研究院—这是王健林在哈佛时隔3年后的第二次演讲。


演讲提问阶段,有人针对万达的海外投资将政商关系、资产转移这些话题抛了出来。这引发了王健林的不悦。


王健林的军旅生涯对他的影响相当明显,他从侦察兵做到了团长。虽然已步入花甲之年,但是仍旧身板挺拔,眼神犀利。他思维敏捷,说话语速偏快,爱使用反问句,偏爱使用“搞”、“整”、“干”等力量性强的动词,仿佛时时刻刻准备反驳。


他回应道,“万达高速发展靠的是核心竞争能力,不是靠什么背景、政商关系”、“我们不搞政商联盟。”、“我们自己辛苦赚的钱,爱往哪儿投就往哪儿投。”


相似的话语在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11月15日播出的《对话》节目上也有出现,在表达对万达集团海外投资的信心时王健林反问:“两弹一星中国人都搞上去了,还有什么搞不好?”


事实上,上述质疑归根结底在于外界并不明白万达在发展到如此规模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积极出海进行伤筋动骨地转型?


“踩在刀尖上试错,不行就马上转变”,接近万达的人士对记者这样形容万达的转型和王健林的行事风格。


王健林的万达集团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企业。从一个旧改起家的区域性公司变成一个全国性公司,再转向不动产做持有物业的商业地产公司,再到2006年转变成一个综合性企业,进军文化旅游产业,直至现在王健林口中的跨国公司。万达集团已经经历了四次转型,其背后是王健林更大的野心。


王健林把当下万达的第四次转型称之为“国际化的转型”:从一个中国企业变成世界一流跨国企业。不仅是跨国企业,前面还有限制词“一流”,就是我们要努力使万达成为中国企业国际化的“代言人”。


王健林热衷于颠覆自己,也从来不惮于挑战。美国《财富》杂志认定,王健林的创业故事虽然是中国式的,但也包含了白手起家获得成功的经典元素。“王健林是个超级企业家,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的高度后,企业家就会想要将企业带往更高的地方。”央视财经评论员薛建雄对记者阐释道,“王健林有魄力,敢为梦想埋单,这就是企业家比较重要的品质。你看,冯仑、任志强整天做着各种的梦想,但是他们敢去为这个梦想埋单吗?”


而事实上,在万达市值膨胀背后也存在危机。万达集团此前作为核心的房地产业务和百货业务正面对市场疲软和网购火爆的双重挑战。中国正在迎来商业零售地产供应量“井喷”,未来两年全国20大城市的商场总楼面面积将由当前的6200万平方米激增至8700万平方米。随着供过于求的风险升高,土地价值走低,这一问题在中国二线城市尤为突出。


中国火爆的网购热潮也是王健林要面对的挑战。早在2012年,王健林就对其资产包里的百货业表现出了担忧。在毛利率略低于行业平均水平17%的面前,他不得不将他在2006年看好的万千百货更名为万达百货,并开始向其进行“输血”。2013年,万达百货净利润增亏7%,这是其历史上第一次没有完成利润计划,也是万达集团唯一完成指标不佳的业务板块。这迫使王健林将万达集团的重点挪移到影院、酒店和旅游等势头良好的板块。


而王健林敢于伤筋动骨转型的另一个原因,是王对自身商业头脑的极度自信。他公开表示,万达的第二个核心力就是他自己,“我是绝对的大股东、控制人”“所以我会出台比较长远的政策”。


王健林擅长在政策背后嗅出商机。比如,当2010年国家出台了鼓励文化产业的相关政策时,万达文化产业集团就在2011年成立;当2012年国家出台了鼓励企业海外发展的政策,万达就开始频频在海外发动收购。“做企业一定要顺势而为,这样会事半功倍。”他说。


还有哪些隐忧?


但在万达出海成为国际一流企业的路上,王健林还需要解决几个难题:万达集团的改革转型是否会遇到阻力?在国内市场游刃有余的万达集团如何应对国外的市场规则?随着中国消费者转向网购,万达购物中心还能否为王健林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弹药”?


随着万达逐步剥离万达百货进行转型,万达集团正面临巨大的阻力。继上半年关闭10家门店后,45家万达百货正待“被杀”。商家们将矛头直接指向了王健林。他们在万达广场门前拉起白色横幅,“王健林董事长,您也太不懂事了”,“讨回公道”。并将王健林的大头像画成青面獠牙的“吸血鬼”模样。


王健林不得不意识到,在玩转世界地图的时候,他将面临完全不同的商业规则。地点切换到西班牙马德里—那座25层的西班牙大厦,王健林以2.65亿欧元收购后准备拆除重建,却遭到了7万余名当地群众的坚决反对。


而在中国企业海外发展中心主任孙飞的看来,房企出海已经成为趋势。在海外寻求新的利益增长点和资源的优化配置,无可厚非,“关键是看风险可以控制以及能否盈利。”


同时,万达集团也需要上市来筹措海外扩张的资金,但在这一过程中王健林可能还要承受暂时的孤独。按照11月13日公布的招股书,除了此前受到争议的一些股东陆续退出外,像卢志强、史玉柱这样的民营企业家,也在万达上市前夕清退了其中股份。


而对于王健林自身来说,作为一位帝皇般执掌自己商业帝国的强人,他的决策和决心会影响整个万达集团的走向。但有时候,这位已过花甲的老人也会流露出充满矛盾的一面。


他在一首名为《2014年感言》诗中抒发豪情:二零一四成标志,万达腾飞待指日。世界名企当有我,民族复兴争赴之。


但他也曾写过一首七言绝句,显得颇为意兴阑珊:“商战经年财富雄,向来万事皆成空。唯有余生管行善,一片净土十世功。”


无论如何,王健林还在深一脚、浅一脚地带动万达往前走。在哈佛大学他自问自答道:“你说我算很成功吗?我觉得我自己还在路上。”


全球一体化之下,什么才是王健林的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