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士庄辰超

斗士庄辰超

低调的庄辰超用十年干了一件高调的事,以新进入者的身份改变了在线旅游的行业格局。但当行业老大和老三联手,去哪儿网所面对的对手也更强大了。


去哪儿网CEO庄辰超即将迈入四十不惑的最后一年,目睹了一次行业巨变。


半年前,在线旅游行业老大携程宣布投资艺龙,持有后者37.6%股权,成为艺龙最大股东。通常老大和老三合并,最难受的就是老二,庄辰超的心境可想而知。


跟携程创始人梁建章一样,庄辰超也是上海人。在过去十年里,他和梁都是对方最紧张的人。尤其是去哪儿网在2013年年底赴美上市后,梁建章曾公开表示,去哪儿是携程最大的竞争对手。


据财报显示,2015年第二季度,携程营收为25.3亿元,同比增长47%;去哪儿网总营收为8.810亿元,同比增长120%。


这还不是全部。如今庄辰超身上的标签,已经不仅仅是去哪儿网CEO,他还开始涉猎投资领域。江湖险恶,变幻莫测,他从未停止战斗的脚步。


十年恩怨


“三角恋情”曾经在互联网行业反复上演,这一次的主角是携程、去哪儿和艺龙。


去年四五月份,庄辰超亲自飞到上海,与携程CEO梁建章碰面,两人交谈的主题是“收购”。但对于庄辰超来说,醉翁之意不在酒。“那时候,去哪儿网的酒店间夜量(指酒店在某个时间段的房间出租率)很低,谈判是为了拖住携程收购艺龙的步伐。”去哪儿网内部人士向《中国企业家》记者透露。


一年之后,携程向去哪儿发出收购要约。梁建章用同样的方法打了庄辰超一个措手不及,名为收购,实则牵制去哪儿收购艺龙。


故事的结局如你所知,去哪儿书面拒绝了携程的收购要约,2015年5月22日,携程出资4亿美元获得艺龙37.6%的股权,成为艺龙的最大股东。


实际上,去哪儿和携程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


十年前,36岁的梁建章和29岁的庄辰超的人生轨迹于在线旅游市场狭路相逢,正面相撞。


当时与大象一般的携程相比,去哪儿就是一只小蚂蚁。庄辰超曾经坦言,“十年前,去哪儿进入在线旅游市场的切口是搜索端的比价,我们绕开了竞争对手所构筑的马奇诺防线。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比对手快了半步,这是去哪儿能够存活下来的秘密。”


庄辰超口中的秘密就是2010年,去哪儿推出无线端,先于携程两年,艺龙三年,如今无线端业务已成为庄辰超的杀手锏。去哪儿的无线收入连续七个季度以近400%的速度增长,收入占比从2013年的15%增长到2014年的40%。到2015年第二季度,无线业务在去哪儿收入中的占比已达68.1%。


2015年第二季度财报中,去哪儿的亏损在进一步扩大,净亏损为8.157亿元人民币,去年同期净亏损为4.216亿元人民币。但是资本市场似乎并不介意,股价反涨,原因就在于无线端的领先。


当然携程也有自己的杀手锏。占据在线旅游头把交椅的携程,行业布局动作频频:相继持股三大经济酒店、并购两家酒店批发商、投资易到用车和一嗨租车、控股途家、收购途风、参股同程和途牛等。作为后来者,去哪儿虽然有强大的技术优势,但在资本和流量等方面存在短板。由于过于注重模式,去哪儿也曾在2011年初在酒店团购的决策上失算。


幸运的是,百度成为了去哪儿的“关键先生”。2011年6月24日,百度以3.06亿美元现金收购去哪儿61.05%的控股权,庄辰超个人持股仅占7%左右。庄辰超明白,大部分创始人会看见自己公司死在前面,所以创始人控股并不那么重要,“享受创业过程,让企业获得长远发展更重要”。


跟大多数被收购者不同的是,庄辰超并没有放弃去哪儿独立上市的权利。实际上,在被百度收购时,独立上市就是庄辰超提出的两大条件之一。


2013年11月1日,去哪儿网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百度旗下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子公司,也是继携程和艺龙之后,第三家上市的在线旅游公司。


上市当天,庄辰超反复和员工强调:这是很平常的一天。他自称,自己甚至没有当年获得金沙江创投A轮融资时兴奋。事实上,他在上市前一晚只睡了两个小时。


在游戏中战斗


在创业路上,庄辰超算是幸运的,虽然他并不承认这一点。


大学时,他和中学同学以Verity软件为蓝本开发的中文搜索引擎“搜索客”,拿到百万融资后卖给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和人民日报合资创办的网站Chinabyte。而后,他又参与创办体育门户“鲨威体坛”,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爆发前以15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李嘉诚旗下的TOM集团。


随后,庄辰超去了美国,在世界银行任系统构架工程师。2005年,庄辰超回国再度创业,与人合作以120万元初始资金创办去哪儿网。此时在线旅游市场并非空白,行业老大携程已于两年前上市,但这并没有冷却庄辰超的热情。


在庄辰超眼中,所有的问题最后都是数学问题。这位在中学时期就拿下全美数学金牌的技术男坚信,“技术是决定一切的关键。很多事情与其说是命运,不如说是概率。”


在庄辰超的小学时代,他最喜欢去的地方是上海少年宫,因为只有那里有中国最早一批苹果电脑。小学毕业的时候,他几乎把所有的程序语言学了个遍。


如今,庄辰超身上的“学霸+技术男”的气质依旧没有改变。他喜欢看书,从著名人物的传记和思想到国外著名CEO的采访,他都会看。熟悉他的人都说,庄辰超虽然是理科生,但是文理平衡。他身边的人经常吐槽,“我们刚搞懂他的一个逻辑,他又有了一个新的逻辑。和他在一起,老感觉自己的智商欠费。”


在去哪儿人眼中,庄辰超就是去哪儿的标签。“学霸文化”在去哪儿内部发挥到淋漓尽致。内部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基本上每个部门都可以找出几个当年的市级理科或者文科状元。”


去哪儿网CFO赵轶璐就是其中一位,她是庄辰超的老朋友,在今年5月晋升为CFO之前,她是去哪儿的首席战略官,曾帮助去哪儿在公开市场引入多个长线机构投资者。耶鲁大学学士、《纽约时报》记者、哈佛大学法学院博士、高盛执行董事 赵轶璐有着一份堪称完美的人生履历。七年高盛生涯,让赵轶璐对资本市场有了深刻的理解,她曾负责的项目有百胜收购小肥羊、上海医药上市、双汇上市、辉山乳业上市、招商证券上市等。


在去哪儿,几乎一半以上的员工都是产品和研发人员,“拍砖文化”和“大声说话”在公司内部盛行。在去哪儿位于互联网金融大厦的新办公区,看不见格子间,每个人都可以面对面交流。庄辰超跟大家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别人坐的是黑色椅子,而他坐的是沙发。


上述去哪儿员工告诉记者,“去哪儿能够容忍情商很低、但智商很高的人。在办公区,高管互相吵,员工互相吵都很常见,甚至可以从会议室一直吵到电梯间。”他还透露,公司有很多人拉黑了庄辰超的微信朋友圈,庄辰超也拉黑了很多人。


庄辰超曾被问及去哪儿会不会是自己终身的事业,他不太喜欢“事业”这个词,觉得有些沉重。他更愿意把去哪儿当成自己喜欢的游戏,在这个游戏中,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战斗。他觉得自己会是最后一个退休的在线旅游公司CEO。


敢爱语录


“创立任何一家公司,首先要算清账。不能等到背上定时炸弹再转跑道,那样被炸死的几率是99%。


没有所谓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如果你觉得自己创新了,99.9%的可能性是因为知识面不够宽阔。近现代商业有几百年的历史,全球至少有50亿人口,每天最少有几亿人在想着怎样把生意做得更好。所有的商业案例、手段、定位,在过去不断发生,不断有人去分析。所以,创新是极少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