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郎”吴军峰

“状元郎”吴军峰

9年前,他以“外行人”的身份在郑州第一家引入品牌粥屋,打破了本土简快餐只有胡辣汤、烩面的格局,开启了中原粥时代。如今,他领导的福状元餐饮,已成为郑州乃至整个河南地区当之无愧的“第一粥”,并且保持着良好的增长速度。


在一个崇尚自我膨胀、插草即可叫卖的时代,“创客”们生就了一种趋光的本能,很少有人愿意平心静气地放低身姿,逆光而行。


吴军峰是个例外。常常是,事业已经跑出去很远,声名还没有跟上。


吴军峰是名副其实的“状元郎”。


这么说,不仅在于他当年赖以为生的墙体广告在业界早已是名列前茅,其转道餐饮自创的“福状元”粥屋中本就有一个实实在在的“状元”名头,更在于“福状元”之后各种以“状元”为号的粥屋在郑州随风而起,遍地开花,城市上空弥漫着越来越浓的“粥”味。中原大地一个属于粥的时代,准确地说,一个属于“状元”粥的时代在“状元郎”吴军峰的潜行与引领下正式开启。


老实人的生意


许是家庭一直算不上富裕的缘故,吴军峰很早就梦想着自立。


和同龄人相比,吴军峰的生意大脑开发得很早。


1993年,因为画画特长,吴军峰以优异成绩考入河南工艺美术学校。但他并没给自己留下太多的喜悦时间,新学期一到,就跑到男女寝室挨“家”挨“户”兜售脸盆、瓷碗、牙膏等生活必需品。


生意与学业从此交织在一起。有时候,吴军峰自己都弄不清自身的角色,一会儿是学生,夹着书本就去上课,一会儿又是小商人,今天鼓捣点这,明天倒腾点那,总之是闲不下来,见人就想着兜售点东西。卖过台历、挂历,干过精品店,装修过小门头,写过墙体广告,甚至还开过一家刀削面馆……


老实本分、肯吃苦、不惜力,一心想靠做点小生意挣钱的吴军峰并没有生意人特有的精明,求学4年,做了数不清的生意,偷点儿、减点儿、歪点儿、邪点儿等赚钱神器却一样都没过手。当年为了开好面馆,吴军峰甚至跑到开封劳动市场请师傅,师傅手艺不错,刀削面也很入味,但质美价廉除了赚取人气之外,并没能让吴军峰如愿“脱贫”。


“脱贫”的是他的思想。毕业后,当身边的同学急吼吼地四处投简历、跑市场找“生路”的时候,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四年的吴军峰却选择自主创业,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装饰公司。


装饰公司是个小店,楼上楼下两层,位于郑州市顺河路与城东路交叉口不远的一个挤满了家装公司的小胡同里。那时候房地产业羽翼未丰,远没有一飞冲天,装饰的生意并没有预想那么好,生意不咸也不淡。


但不久,急于揽活的吴军峰却被自己的两个同学拉进那个时代常见的欺骗陷阱里。因为信任,吴军峰把自己一分一分挣来的辛苦钱,加上借贷,共计20多万元全部押在同学口中200多万元子虚乌有的装饰生意上。


盲目信任是一堵冷血的墙,把吴军峰撞得头破血流,20多万元全部打了水漂。


那是一段很灰暗的日子。吴军峰突然陷入一种前后无着的恐惧之中:装饰公司负债累累,已经没有生的希望了,自己还有能力在郑州待下去吗?如果打道回府,退回老家,吃饭也许没有问题,但那巨额的债务怎么办?自己还有能力偿还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如果不能偿还,他吴军峰这辈子靠什么做人?


生就是劳碌的命,吴军峰从不害怕吃苦,啃馒头、嚼咸菜,食不果腹,不是问题,甚至于屡战屡败也都不是问题,问题是前路茫茫,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更不知道到底该相信谁。迷茫、悲愤、愧疚,以及对自我的深深怀疑,像一条无边无际、巨大的绳索勒得他喘不过气来。


没有饭吃,吴军峰只好顺手捡起自己的老本行,做墙体广告。干这行的最大好处是,自己不用扎本儿,艺术学校出来的人,刷艺术字属于基本功,驾轻就熟,剩下的都是力气活。吴军峰不惜力,一肚子的委屈正无处发泄呢,有的是劲儿。


起先,没有生意,吴军峰就从广告公司手里转接。因为肯吃亏,讲诚信,干活认真踏实、一丝不苟,吴军峰做的每一个墙体广告后来都成了他很好的口碑,再出去找活,别人也就渐渐接受,慢慢地,一些大公司也闻讯而来。


“过去十几年间,几乎所有你能叫出名字的大品牌我都给他们刷过美术字。”


吴军峰很快在墙体广告行业站稳了脚跟,单子接了一个又一个,手下的员工也越招越多。后来,因为接手的大品牌多,很多打的是全省乃至全国市场,公司忙不过来,吴军峰就想办法把广告刻成板,交给不会刷艺术字的员工往墙上喷。


墙体广告的活地域跨度很大,风餐露宿的,需要经常往外面跑。为了节省开支,每到一地,吴军峰和伙伴都是先去租辆自行车,然后提着颜料桶、掂着刷子就上路了。墙体广告技术含量不高,更多的是体力活,很是辛苦,尤其是到了冬天,一桶颜料没出门就成了冰碴子,大风一起,人冻得浑身打颤,手就不听使唤。


“那真叫一个艰难,但很快乐!”


当墙体广告发展到刻板时代,这个行业已经没有了门槛:会不会写艺术字,懂不懂行都不重要了,只要不是傻子都可以进来溜达。行业利润被摊得很薄,更要命的是,在一个唯利是图的时代,从业者的诚信已经无法保证——对客户的所有承诺很可能一转眼就被一个新的墙体广告刷掉。信用被迫打折,吴军峰觉得自己亏欠了客户,但又无能为力。


“你必须找到一个自己能掌控的事做才行!”2002年的时候,被那种无力感折磨久了,吴军峰有了另辟蹊径的念头。